谋篇“十四五” 习近平这样问计于民
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开好局、起好步
李克强:灵活就业支持政策要对农民工和城镇居民一视同仁

湖北女子11年前在东莞失踪:妹妹悬赏10万征线索,怀疑被姐夫打死

发布时间:2020-07-29  来源:凤凰网-澎湃新闻  字体大小[ ]

   原标题:湖北女子11年前在东莞失踪:妹妹悬赏10万征线索,怀疑被姐夫打死

  再次坐上前往东莞的火车,李腊希望这一次能找到姐姐失踪的真相。11年前,姐姐李攀在东莞失踪,至今杳无音讯。这件事在李腊心中,就像一颗钉子,时间越久,钉得越深心越痛。

  “姐姐是死是活,到底在哪?”这些疑问始终萦绕在一家人心头。最近,湖北随州人李腊发帖悬赏10万元,征求关于姐姐的线索。

  女子南下打工后外嫁

  李腊今年31岁,姐姐李攀比她大4岁。姐妹俩出生在湖北随州万店镇的农村,中间还有一个兄弟。

  小时候,总是姐姐带着李腊去上学。姐姐读五年级,李腊读一年级,不会写拼音。下课时,姐姐就会来到妹妹教室,手把手教她练习。上学路上有座小桥,一下大雨,桥面会漫水,冬天水很冰凉。姐姐总会脱下鞋子,背妹妹过桥。

  那时,家里经济条件差。作为家中大姐,15岁的李攀辍学,在亲戚的介绍下,去往东莞的一家工厂做拉链。

图为姐姐李攀

图为姐姐李攀

  “姐姐勤劳老实,从学徒干到师傅,经常往家里寄钱。”回忆起姐姐,李腊充满感激。姐姐寄来的工资,帮助她和哥哥继续读书,才有了美好的今天。

  2007年,李攀在东莞认识了24岁的吴世军(化名)。吴世军是重庆人,在东莞开了一个毛织作坊。两人相恋后,父母起初不愿意李攀外嫁。后来,她未婚先孕,家里才勉强同意两人在一起。

  婚后不久,李攀生下儿子。丈夫老家在重庆的山区,为了更好的照顾孩子,她把儿子送回了湖北娘家。

  消失11年杳无音讯

  出嫁后,李攀有次给家里人打电话,痛哭流涕,说她被吴世军打了。父亲准备第二天去东莞接她。第二天,吴世军的家人打电话过来说好话,父亲就没有过去。

  不好的事情还是没有避免。李腊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,2009年9月27日,她生日前一天,接到姐夫打来的电话,说姐姐离家出走了,信教去了,带走了所有的厚衣服。

  姐姐有自己的信仰,李腊知道。当时,她害怕父母担心,便说先不要告诉父母。然而过了十几天后,李攀一直没有音讯,吴世军就告诉了岳父母,并在东莞大朗报了警,到处张贴寻人启事。

  李腊的父亲也赶去了东莞,吴世军跟他说,警察调查发现,李攀在失踪后两天,银行卡里的八千元被取走,超市旁边的自动取款机监控看不到人。父亲在当地找了一段时间,还是没有消息,加上赶上农忙,只好回了湖北。

李攀与丈夫吴世军

李攀与丈夫吴世军

  姐姐怎么不见的?李腊问过吴世军。吴世军说,那天晚上两人吵了几句,他就出去送货,凌晨回来时就不见人了。

  “姐姐是个恋家的人,就算离家出走,去信教了,也不可能11年不跟家里联系。”李腊一肚子疑问,一个大活人就这么不见了。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,一家人都不甘心。

  女儿不见踪影,母亲度日如年,伤心过度。最初的两年,母亲身体每况愈下,瘦得只有70多斤,精神状态接近崩溃,经常说了上句忘了下句,后来情况才慢慢好转。

  妹妹悬赏10万元求线索

  姐姐失踪这些年,李腊和哥哥渐渐在城市站稳了脚跟。他们始终没有放弃寻找姐姐的下落。这件事,在李腊心中就像一颗钉子,时间越久,钉得越深心越痛。

  最近,引发持续关注的杭州失踪女子案件告破,让李腊内心更加不安。她怀疑到姐夫身上,当天他是否真的去送货,如何断定姐姐离家出走?

  实际上,一家人很早就有这种猜测。李攀外嫁后,打电话向家人诉苦,称自己被吴世军打了。

  李腊给记者提供的一份微信截图显示,一位姐夫家的亲属告诉她,李攀在怀孕期间被姐夫的家人打得倒在地上。

  “姐姐会不会被姐夫家暴打死了?”李腊说,老家的亲戚邻居也曾这么怀疑过,姐姐银行卡被取走八千元的说法,家人也只是听姐夫一个人说,没有向警方求证过。

  姐姐音信全无,李攀和家人陆续去过东莞,向警方打听消息,警方给母亲提取了DNA便于今后比对。一家人的电话也从未换过,就盼着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。可惜,至今过去了11年,李攀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。

  关注到杭州失踪案的来龙去脉,李腊重新燃起了找到姐姐的希望。她越来越不相信,姐姐离家出走的说法。近日,她在网上发帖,讲述姐姐失踪谜团,并悬赏10万元征集姐姐的线索。

  东莞警方已介入调查

  对于妻子家人的怀疑,吴世军向楚天都市报记者坦言,妻子的娘家人总怀疑到他身上,杭州失踪案一出,自己更会被娘家人怀疑。“我不会怪他们,但绝对不是他们想的那样。”

  吴世军自称,妻子失踪当晚,他让妻子收拾下屋子,妻子说有点累,不想收拾,两人争执了几句,自己随后就骑人力三轮车去送毛衣染色。半小时回来后,他看到门关着,屋里没有人,厚衣服也不见了,只带了第一代身份证和工资卡。

  “人不见了,娘家人怀疑,我也是有口难辩。”吴世军说,派出所民警确实告诉过他,妻子的工资卡被取走了八千元。夫妻之间的吵吵闹闹确实存在,但他没有家暴。以前出租的房子也还在,可以继续调查。针对李腊提供的微信截图,吴世军称,那是因为看电视声音过大,妻子与家人发生冲突,并非自己动手打人。

  吴世军至今还在大郎经营毛织作坊,3年前,他已把儿子接到身边。他认为,妻子的失踪与她的某种信仰有关系。婚后,他发现妻子收藏的相关书籍和碟片,他不让妻子去参加关于该信仰的活动,妻子有点一根筋,坚持要去,这也是两人婚后最大的矛盾。双方为此争吵过多次,其余都是一些生活琐事。2009年5月,李攀也曾离家出走到武汉,后被他找了回来,两人还去了随州的娘家。

   妻子离家后,吴世军也消沉过两个月,但生活总要继续,他重新振作起来。事到如今,他也想早一点把事情弄得水落石出。

  不过,对于失踪时间,吴世军与李腊提供的不一致。吴世军记得发生在10月26日,李腊说9月27日接到的姐夫电话。此外,对于李攀的信仰,吴世军表示妻子信仰的是邪教。李腊称,姐姐信奉的是合法宗教。

  昨日,李腊和哥哥已经赶到东莞大朗镇,当地民警主动联系她到派出所了解相关进展。从派出所出来后,李腊说,调查没有那么快,之前的疑问暂时还是没有答案。楚天都市报记者致电东莞市公安局宣传科,工作人员表示核实相关情况后,再作出进一步回复。

  姐姐是真的离家出走,还是已经遇害?李腊期待真相早日浮出水面,拔出钉在心中的那颗钉子。

中国法制传媒网摘编亓淦玉

点击查看更多评论>>发表感言:
验证码,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。